首页 巴斯克维尔的猎犬 下章
第一章 歇洛克·福尔
歇洛克·福尔摩斯先生坐在桌旁早餐,他除了时常彻夜不眠之外,早晨总是起得很晚的。我站在壁炉前的小地毯上,拿起了昨晚那位客人遗忘的手杖。这是一很精致而又沉重的手杖,顶端有个疙疸;这种木料产于槟榔屿,名叫槟榔子木。紧挨顶端的下面是一圈很宽的银箍,宽度约有一英寸。上刻“送给皇家外科医学院学士杰姆士·摩梯末,C.C.H.的朋友们赠”还刻有“一八八四年”这不过是一旧式的私人医生所常用的那种既庄重、坚固而又实用的手杖。

 “啊,华生,你对它的看法怎么样?”

 福尔摩斯正背对着我坐在那里,我原以为我摆手杖的事并没有叫他发觉呢。

 “你怎么知道我在干什么呢?我想你的后脑勺儿上一定长了眼睛了吧。”

 “至少我的眼前放着一把擦得很亮的镀银咖啡壶。”他说“可是,华生,告诉我,你对咱们这位客人的手杖怎样看呢?

 遗憾的是咱们没有遇到他,对他此来的目的也一无所知,因此,这件意外的纪念品就变得更重要了。在你把它仔细地察看过以后,把这个人给我形容一番吧。”

 “我想,”我尽量沿用着我这位伙伴的推理方法说“从认识他的人们送给他这件用来表示敬意的纪念品来看,摩梯末医生是一位功成名就、年岁较大的医学界人士,并且很受人尊敬。”

 “好哇!”福尔摩斯说:“好极了!”

 “我还认为,他很可能是一位在乡村行医的医生,出诊时多半是步行的。”

 “为什么呢?”

 “因为这手杖原来虽很漂亮,可是,已经磕碰得很厉害了,很难想象一位在城里行医的医生还肯拿着它。下端所装的厚铁包头已经磨损得很厉害了,因此,显然他曾用它走过很多的路。”

 “完全正确!”福尔摩斯说。

 “还有,那上面刻着‘C.C.H.的朋友们’,据我猜想,所指的大概是个猎人会[因为猎人(Hunter)一词的头一个字母是H,所以华生推想C.C.H.可能是个什么猎人会组织名称的缩写字。——译者注];他可能曾经给当地的这个猎人会的会员们作过一些外科治疗,因此,他们才送了他这件小礼物表示酬谢。”

 “华生,你真是大有长进了,”福尔摩斯一面说着,一面把椅子向后推了推,并点了支纸烟“我不能不说,在你热心地为我那些微小的成就所作的一切记载里面,你已经习惯于低估自己的能力了。也许你本身并不能发光,但是,你是光的传导者。有些人本身没有天才,可是有着可观的发天才的力量。我承认,亲爱的伙伴,我真是太感激你了。”

 他以前从来没有讲过这么多的话,不可否认,他的话给了我极大的快乐。因为过去他对于我对他的钦佩和企图将他的推理方法公诸于众所作的努力,常是报以漠然视之的态度,这样很伤我的自尊心。而现在我居然也能掌握了他的方法,并且实际应用起来,还得到了他的赞许,想起这点我就感到很骄傲。现在他从我手中把手杖拿了过去,用眼睛审视了几分钟,然后带着一副很感兴趣的神情放下了纸烟,把手杖拿到窗前又用放大镜仔细察看起来。

 “虽很简单,但还有趣,”他说着就重新在他所最喜欢的那只长椅的一端坐下了“手杖上确实有一两处能够说明问题。它给我们的推论提供了根据。”

 “我还漏掉了什么东西吗?”我有些自负地问道“我相信我没有把重大的地方忽略掉。”

 “亲爱的华生,恐怕你的结论大部分都是错误的呢!坦白地说吧,当我说你发了我的时候,我的意思是说:在我指出你谬误之处的同时,往往就把我引向<巴斯克维尔的猎犬>
上章 巴斯克维尔的猎犬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