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巴斯克维尔的猎犬 下章
第二章 巴斯克维尔的灾祸
“我口袋里有一篇手稿,”杰姆士·摩梯末医生说道。

 “在您进屋时我就看出来了,”福尔摩斯说。

 “是一张旧手稿。”

 “是十八世纪初期的,否则就是假造的了。”

 “您怎么知道的呢,先生?”

 “在您说话的时候,我看到那手稿一直着一两英寸的光景。如果一位专家不能把一份文件的时期估计得相差不出十年左右的话,那他就真是一位差劲儿的蹩脚专家了。可能您已经读过了我写的那篇关于这问题的小论吧。据我判断,这篇手稿是在一七三○年写成的。”

 “确切的年代是一七四二年。”摩梯末医生从前的口袋里把它掏了出来“这份祖传的家书,是查尔兹·巴斯克维尔爵士托给我的,三个月前他忽遭惨死,在德文郡引起了很大的惊恐。可以说,我是他的朋友,同时又是他的医生。他是个意志坚强的人,先生,很敏锐,经验丰富,并和我一样地讲求实际。他把这份文件看得很认真,他心里早已准备接受这样的结局了;而结果,他竟真的得到了这样的结局。”

 福尔摩斯接过了手稿,把它平铺在膝头上。

 “华生,你注意看,长S和短S的换用,这就是使我能确定年代的几个特点之一。”

 我凑在他的肩后看着那张黄纸和退了的字迹。顶上写着“巴斯克维尔庄园”再下面就是潦草的数字“1742”

 “看来好象是一篇什么记载似的。”

 “对了,是关于一件在巴斯克维尔家传的传说。”

 “不过我想您来找我恐怕是为了当前的和更有实际意义的事情吧?”

 “是近在眼前的事,这是一件最为现实和急迫的事了,必须在二十四小时之内做出决定。不过这份手稿很短,而且与这件事有着密切联系。如果您允许的话,我就把它读给您听。”

 福尔摩斯靠在椅背上,两手的指尖对顶在一起,闭上了眼睛,显出一副听其自然的神情。摩梯末将手稿拿向亮处,以高亢而嘶哑的声音朗读着下面的奇特而古老的故事:

 “关于巴斯克维尔的猎犬一事有过很多的说法,我所以要写下来是因为我相信确曾发生过象我所写的这样的事。我是修果·巴斯克维尔的直系后代,这件事是我从我父亲那里听来的,而我父亲又是直接听我祖父说的。儿子们,但愿你们相信,公正的神明能够惩罚那些有罪的人,但是只要他们能祈祷悔过,无论犯了多么深重的罪,也都能得到宽恕。你们知道了这件事,也不用因为前辈们所得的恶果而恐惧,只要自己将来谨慎就可以了,以免咱们这家族过去所尝到的深重的痛苦重新落在咱们这些败落的后代身上。

 “据说是在大叛时期[指英国1642—1660年的内战而言。——译者注](我真心地向你们推荐,应该读一读博学的克莱仑顿男爵所写的历史),这所巴斯克维尔大厦本为修果·巴斯克维尔所占用,无可否认,他是个最卑俗野、最目无上帝的人了。事实上,如果只是这一点的话,乡邻本是可以原谅他的,因为在这一地区圣教从来就没有兴旺过。他的天狂妄、残忍,在西部已是家喻户晓了。这位修果先生偶然地爱上了(如果还能用这样纯洁的字眼称呼他那卑鄙的情的话)在巴斯克维尔庄园附近种着几亩地的一个庄稼人的女儿。可是这位少女一向有着谨言慎行的好名声,当然要躲着他了,何况她还惧怕他的恶名。后来有一次,在米可摩斯节[基督教纪念圣徒麦可(St.chael)的节日(每年9月29)。——译者注]那天,这位修果先生知道她的父兄俩都出门去了,就和五六个游手好闲的下朋友一起,偷偷地到她家去把这个姑娘抢了回<巴斯克维尔的猎犬>
上章 巴斯克维尔的猎犬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