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巴斯克维尔的猎犬 下章
第三章 疑案
坦白地说,一听到这些话,我浑身都发抖了,医生的声调也在发颤,这说明连他都被亲口说给我们听的那件事所深深地激动了。福尔摩斯惊异地向前探着身,两眼显出当他对一件事极感兴趣时所特有的炯炯发光的专注的眼神。

 “您真看到了吗?”

 “清楚得就象现在我看见您一样。”

 “您什么也没有说吗?”

 “说又有什么用呢!”

 “为什么别人就没有看到呢?”

 “爪印距尸体约有二十码,没有人注意到。我想如果我不知道这件传说的话,恐怕也不会发现它。”

 “沼地里有很多看羊的狗吗?”

 “当然有很多,但是这只并不是看羊狗。”

 “您说它很大吗?”

 “大极了。”

 “它没有接近尸体吗?”

 “没有。”

 “那是个什么样的夜晚?”

 “又又冷。”

 “并没有下雨吧?”

 “没有。”

 “夹道是什么样的?”

 “有两行水松老树篱,高十二英尺,种得很密,人不能通过,中间有一条八英尺宽的小路。”

 “在树篱和小路之间还有什么东西吗?”

 “有的,在小路两旁各有一条约六英尺宽的草地。”

 “我想那树篱有一处是被栅门切断了的吧?”

 “有的,就是对着沼地开的那个栅门。”

 “还有其他的开口吗?”

 “没有了。”

 “这样说来,要想到水松夹道里来,只能从宅邸或是由开向沼地的栅门进去罗?”

 “穿过另一头的凉亭还有一个出口。”

 “查尔兹爵士走到那里没有?”

 “没有,他躺下的地方距离那里约有五十码。”

 “现在,摩梯末医生,请告诉我——这是很重要的一点——你所看到的脚印是在小路上而不是在草地上吧?”

 “草地上看不到任何痕迹。”

 “是在小路上靠近开向沼地的栅门那一面吗?”

 “是的,是在栅门那一面的路边上。”

 “您的话引起了我极大的兴趣。还有一点,栅门是关着的吗?”

 “关着,而且还用锁锁着呢。”

 “门有多高?”

 “四英尺左右。”

 “那么说,任何人都能爬过来了?”

 “是的。”

 “您在栅门上看到了什么痕迹吗?”

 “没有什么特别的痕迹。”

 “怪了!没有人检查过吗?”

 “检查过,是我亲自检查的。”

 “什么也没有发现吗?”

 “简直把人搞得胡里湖涂;显然查尔兹爵士曾在那里站过五分钟到十分钟的样子。”

 “您怎么知道的呢?”

 “因为从他的雪茄上曾两次掉下烟灰来。”

 “太妙了,华生,简直是个同行,思路和咱们一样。可是脚印呢?”

 “在那一小片沙砾地面上到处都留下了他的脚印;我看不出来有别人的脚印。”

 歇洛克·福尔摩斯带着不耐烦的神情敲着膝盖。

 “要是我在那里该多好!”他喊道“显然这是一个极有意思的案件,它为犯罪学专家提供了进行研究工作的广泛的好机<巴斯克维尔的猎犬>
上章 巴斯克维尔的猎犬 下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