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巴斯克维尔的猎犬 下章
第五章 三条断了的线索
歇洛克·福尔摩斯有着高度的控制个人感情的意志力。

 把我们纠其中的怪事在这两小时内似乎已被遗忘了,他全神贯注地观看着近代比利时大师们所作的绘画。从我们离开美术馆直至走到诺桑兰旅馆为止,除了艺术之外他什么也不谈。其实,他对艺术的见解是非常浅的。东西

 “亨利·巴斯克维尔爵士正在楼上等着你们呢。”帐房说道“他让我等你们一来马上就把你们领上去。”

 “我想看一看你们的旅客登记簿,您不反对吧?”福尔摩斯说。

 “一点也不。”

 从登记簿上可以看出,在巴斯克维尔之后又来了两起客人。一起是来自新堡的肖菲勒斯·约翰森一家;另一起是来自奥州亥洛基镇的欧摩太太及女佣人。

 “这一定是我认识的那个约翰森吧,”福尔摩斯向守门人说道“是个律师,不是吗?头发花白,走起来有些跛。”

 “不是的,先生,这位是煤矿主约翰森先生,是个好动的绅士,年纪不比您大。”

 “您一定把他的职业搞错了吧?”

 “没有,先生!他在我们这旅馆已经住过很多年了,我们都很了解他。”

 “啊,行了。还有欧摩太太,我似乎记得这个名字,请原谅我的好奇心,可是在访一个朋友的时候往往会遇到另一个朋友,这也是常有的事啊。”

 “她是一位病魔身的太太,先生。她丈夫曾做过葛罗斯特市的市长。她进城时总是到我们这里来住的。”

 “谢谢您,恐怕不能说她是我的人了。”

 “刚才咱们所问的这些问题已经说明了一个很重要的事实,华生,”在我们一起上楼的时候,他继续低声说“咱们现在知道了,那些对咱们的朋友极感兴趣的人们,并没有和他住在同一个旅馆里。这就是说,虽然他们象咱们所看到的那样,非常热衷于对他进行监视,可是,同样地,他们也非常担心会被他看到。啊,这是一件很能说明问题的事实呢。”

 “它能说明什么问题呢?”

 “它说明——天啊,亲爱的朋友,这是怎么的了?”

 当我们快走到楼梯顶端的时候,正遇上亨利·巴斯克维尔爵士面走来。他气得脸都红了,手里提着一只是尘土的旧高筒皮鞋。他气得说不出话来,等到他说话的时候,若与早晨相比,就显得声音高亢,西部口音也重得多了。

 “他们这旅馆的人,好象看我好欺侮似的,”他喊道“让他们小心点吧,不然他们就会知道,他们开玩笑找错了人了。

 真是岂有此理!如果他找不到我丢了的鞋的话,那就得找麻烦了。我是最不怕开玩笑的,福尔摩斯先生,可是这回他们未免有点太过份了。”

 “还在找您的皮鞋吗?”

 “是啊,先生,非找到不可。”

 “可是您说过,您丢的是一只棕色高筒的新皮鞋啊?”

 “是啊,先生。可是现在又丢了一只旧的黑皮鞋。”

 “什么,您恐怕不是说…”

 “我正是要说,我一共有三双鞋——新的棕色的,旧的黑色的和我现在穿着的这双漆皮皮鞋。昨晚他们拿跑了我的一只棕色皮鞋,而今天又偷了我一只黑的——喂,你找到了没有?说呀,喂,不要光是站着瞪眼!”

 来了一个惊慌不安的德国籍侍者。

 “没有,先生。在旅馆里我到处都问过了,可是什么也没有打听到。”

 “好吧,在落前把鞋给我找回来,否则我就要找老板去,告诉他,我马上就离开这旅馆。”
<巴斯克维尔的猎犬>
上章 巴斯克维尔的猎犬 下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