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巴斯克维尔的猎犬 下章
第六章 巴斯克维尔庄园
在约定的那一天,亨利·巴斯克维尔爵士和摩梯末医生都准备好了。我们就按照预先安排的那样出发到德文郡去。歇洛克·福尔摩斯和我一道坐车到车站去,并对我作了些临别的指示和建议。

 “我不愿提出各种说法和怀疑来影响你,华生,”他说“我只希望你将各种事实尽可能详尽地报告给我,至于归纳整理的工作,就让我来干吧。”

 “哪些事实呢?”我问道。

 “看来与这案件有关的任何事实,无论是多么的间接,特别是年轻的巴斯克维尔和他的邻居们的关系,或是与查尔兹爵士的暴卒有关的任何新的问题。前些天,我曾亲自进行过一些调查,可是我恐怕这些调查结果都是无补于事的。只有一件看来是肯定的,就是下一继承人杰姆士·戴斯门先生是一位年事较长的绅士,性格非常善良,因此这样的迫害行为不会是他干出来的。我真觉得在咱们考虑问题的时候可以完全将他抛开,剩下的实际上也就只有在沼地里环绕在亨利·巴斯克维尔周围的人们了。”

 “首先辞掉白瑞摩这对夫妇不好吗?”

 “千万别这样做,否则你就要犯绝大的错误了。如果他们是无辜的话,这样就太不公正了;如果他们是有罪的话,这样一来,反而不能加他们以应得之罪了。不,不,不能这样,咱们得把他们列入嫌疑分子名单。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还有一个马夫,还有两个沼地的农民。还有咱们的朋友摩梯末医生,我相信他是完全诚实的,但是,关于他的太太,咱们是一无所知的。生物学家斯台普,还有他的妹妹,据说她是位动人的年轻女郎呢。有赖福特庄园的弗兰克兰先生,他是个情况未明的人物。还有其他一两个邻居。这些都是你必须加以特别研究的人物。”

 “我将尽力而为。”

 “我想你带着武器吧?”

 “带了,我也想还是带去的好。”

 “当然,你那支左轮夜夜都应带在身边,不能有一时一刻的粗心大意。”

 我们的朋友们已经订下了头等车厢的座位,正在月台上等着我们呢。

 “没有,我们什么消息都没有,”摩梯末在回答我朋友的问题时说“可是有一件事,我敢担保,前两天我们没有被人盯梢。在我们出去的时候,没有一次不是留意观察的,谁也不可能逃出我们的眼去的。”

 “我想你们总是在一起的吧?”

 “除了昨天下午以外。我每次进城来,总是要有一整天的时间是完全花在消遣上面的,因此我将昨天整个下午的时间都消磨在外科医学院的陈列馆里了。”

 “我到公园去看热闹去了,”巴斯克维尔说“可是我们并没有发生任何麻烦。”

 “不管怎么样,还是太疏忽大意了,”福尔摩斯说,一面样子很严肃地摇着头“亨利爵士,我请求您不要单独走来走去,否则您就要大祸临头了。您找到了另一只高筒皮鞋了吗?”

 “没有,先生,再也找不着了。”

 “确实,真是很有趣味的事。好吧,再见,”当火车沿着月台徐徐开动起来的时候,他说“亨利爵士,要记住摩梯末医生给我们读的那个怪异而古老的传说中的一句话——不要在黑夜降临、罪恶势力嚣张的时候走过沼地。”

 当我们已远离月台的时候,我回头望去,看到福尔摩斯高高的、严肃的身影依然站在那里一动不动地注视着我们。

 这真是一趟既迅速而又愉快的旅行,在这段时间里,我和我的两位同伴搞得较前更加亲密了,有时还和摩梯末医生的长耳獚犬嬉戏。车行几小时以后,棕色的大地慢慢变成了红色,砖房换成了石头建筑物,枣红色的牛群在用树<巴斯克维尔的猎犬>
上章 巴斯克维尔的猎犬 下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