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巴斯克维尔的猎犬 下章
第七章 梅利琵宅邸的主人斯台普吞
第二天早晨的清新美景,多少消除了我们初见巴斯克维尔庄园时所产生的恐怖与阴郁的印象。当巴斯克维尔爵士和我坐下来吃早饭的时候,阳光已由高高的窗棂中散进来,透过装在窗上的盾徽形窗玻璃投出一片片淡弱无力的光,深的护墙板被金色的阳光照得发出象青铜色的光辉;要说这就是昨晚在我们的心灵上投以暗影的那个房间,实在难以令人相信。

 “我想这只能怪咱们自己,而不能怪房子!”准男爵说道“那时,咱们由于旅途劳顿,乘车寒冷,以致对这地方产生了不快的印象。现在,咱们的身心已经焕然一新,所以又感到很愉快了。”

 “可是,这还不仅仅是想象的问题,”我回答道“比如说吧,您听到了有人——我想是个妇女,——在夜里哭泣吗?”

 “真是奇怪,我在半醒半睡的时候确实听到过哭声。我等了很久,可是再也听不到了,因此我就肯定了那都是做梦。”

 “我听得清清楚楚,而且我敢肯定地说,是女人的哭声。”

 “咱们得马上将这事问清楚。”他摇铃叫来了白瑞摩,问他是否能对我们所听到的哭声给以解释。据我看来,总管听到主人所问的问题之后,苍白的面孔变得更加苍白了。

 “亨利爵爷,在这房子里只有两个女人,”他回答道“一个是女仆,她睡在对面厢房里;另一个就是我的子,可是我敢保证,哭声决不是由她发出来的。”

 可是后来证明他竟是撒谎,因为在早饭之后,我碰巧在长廊上遇到了白瑞摩太太,阳光正照着她的脸,她是个体格高大、外表冷淡、身体胖胖的女人,嘴角上带着严肃的表情。

 可是她的两眼无可掩饰地都红着,还用红肿着的眼睛望了我一下。这么说,夜间哭的就是她了。如果她确是哭过,她丈夫就一定知其原委,可是他居然冒着显然会被人发现的危险否认事实。他为什么要这样做呢?还有,她为什么哭得那样伤心呢?在这面孔白皙、漂亮、蓄着黑胡须的人的周围,已经形成了神秘而凄惨的气氛。是他第一个发现了查尔兹爵士的尸体,而且我们也只由他那里才得到了关于将那老人引向死亡的有关情况的介绍。可能吗?难道我们在摄政街所看到的那辆马车里的那个人就是白瑞摩吗?胡须很可能是相同的。

 马车夫形容的是个身材相当矮小的人,可是这样的印象很可能是错误的。我怎样才能清这一点呢?显然,首先该做的就是去找格林盆的邮政局长,清那件试探的电报是否真的当面交给了白瑞摩。无论答案如何,我至少应该有些能向歇洛克·福尔摩斯报告的事。

 早餐之后,亨利爵士有很多文件要看,因此这段时间恰好可以让我出门了。这是一次令人愉快的散步,我沿着沼地的边缘走了四英里路,最后走到了一个荒凉单调的小村,村中有两所较其余都高的大房子,事后知道一所是客栈,一所是摩梯末医生的房子,那位邮政局长——又是本村的食品杂货商,对那封电报记得很清楚。*

 “肯定的,先生,”他说道“我是完全按照指示叫人将那封电报送白瑞摩先生的。”

 “谁送去的?”

 “我的小孩送去的。杰姆士,上星期是你把那封电报送住在庄园的白瑞摩先生的,是不是?”

 “是的,爸爸,是我送的。”

 “是他亲手收到的吗?”我问道。

 “啊,当时他正在楼上呢,所以我没有能亲自到他手,可是,我把它到了白瑞摩太太的手里了,她答应说马上就送上去。”

 “你看到白瑞摩先生了吗?”

 “没有,先生,我跟您说他是在楼上呢。”

 <巴斯克维尔的猎犬>
上章 巴斯克维尔的猎犬 下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