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巴斯克维尔的猎犬 下章
第十一章 岩岗上的人
用摘录我记的方法写成的上一章,已经叙述到十月十八了。那时正是这些怪事开始迅速发展,快要接近可怕的结局的时候。随后几天所发生的事情都已难忘地铭刻在我的记忆之中,不用参考当时所作的记录我就能说得出来。我就从明确了两个极为重要的事实的次说起吧。所说的两个事实之一,就是库姆·特雷西的劳拉·莱昂丝太太曾经给查尔兹·巴斯克维尔爵士写过信,并约定在他死去的那个地点和时间相见;另一个就是潜藏在沼地里的那个人,可以在山边的石头房子里面找到。掌握了这两个情况之后,我觉得如果我还不能使疑案稍端倪,那我一定不是低能就是缺乏勇气了。

 昨天傍晚,未能得到机会把我当时所了解到的关于莱昂丝太太的事告诉准男爵,因为摩梯末医生和他玩牌一直玩到很晚。今天早饭时,我才把我的发现告诉了他,并问他是否愿意陪我到库姆·特雷西去。起初他很急于要去,可是经过重新考虑之后,我们两人都觉得,如果我单独去,结果会更好一些。因为访问的形式愈是郑重其事,我们所能得知的情况就会愈少。于是我就把亨利爵士留在家里了,心中难免稍感不安地驾车出发去进行新的探索了。

 在到了库姆·特雷西以后,我叫波金斯把马匹安置好,然后就去探听我此来所要探访的那位女士了。我很容易地就找到了她的住所,位置适中,陈设也好。一个女仆很随便地把我领了进去,在我走进客厅的时候,一位坐在一架雷明牌打字机前的女士迅速地站了起来,笑容可掬地对我表示了;可是当她看出我是个陌生人的时候,她的面容又恢复了原状,重新坐了下来,并问我来访的目的。

 莱昂丝太太给人的第一个印象就是极端的美丽。她的两眼和头发都发深棕色,双颊上虽有不少雀斑,然而有着对棕色皮肤的人说来恰到好处的红润,如同在微黄的玫瑰花心里隐现着悦目的粉红色似的。我再重复一遍,首先产生的印象就是赞叹。可是随后就发现了缺点,那面孔上有些说不出来的不对头的地方,有些犷的表情,也许眼神有些生硬,嘴有些松弛,这些都破坏了那一无瑕疵的美貌。当然了,这些都是事后的想法,当时我只知道我是站在一个非常漂亮的女人的面前,听着她问我来访的目的。直到那时我才真的认识到我的任务是多么的棘手。

 “我有幸地,”我说道“认识您的父亲。”

 这样的自我介绍作得很笨,我由那女人的反应上感觉得出来。

 “我父亲和我之间没有什么关系,”她说道“我什么也不亏欠他,他的朋友也不是我的朋友。如果没有已故的查尔兹·巴斯克维尔爵士和一些别的好心肠的人的话,我也许早就饿死了,我父亲根本就没把我放在心上。”

 “我是因为有关已故的查尔兹·巴斯克维尔爵士的事才到这里来找您的。”

 惊吓之下,女士的面孔变得苍白起来,雀斑因而变得更加明显了。

 “关于他的事我能告诉您什么呢?”她问道。她的手指神经质地玩着她那打字机上的标点符号字键。

 “您认识他,是吗?”

 “我已经说过了,我非常感激他对于我的厚意。如果说我还能自立生活的话,那主要是由于他对我的可悲的处境的关心了。”

 “您和他通过信吗?”

 女士迅速地抬起头来,棕色的眼睛里闪着愤怒的光芒。

 “您问这些问题用意何在呢?”她厉声问道。

 “目的在于避免丑闻的传播。我在这里问总比让事情传出去得无法收拾要好一些吧。”

 她沉默不语,她的面孔依然很苍白。最后她带着不顾一切和挑战的神色抬起头来。<巴斯克维尔的猎犬>
上章 巴斯克维尔的猎犬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