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巴斯克维尔的猎犬 下章
第十二章 沼地的惨剧
我屏息在那里坐了一两分钟,简直不能相信我的耳朵。后来,我的神志清醒了,也能够说话了,同时那极为沉重的责任好象马上从我心上卸了下来。因为那种冰冷、尖锐和嘲讽的声音只可能属于那个人。

 “福尔摩斯!”我喊了起来“福尔摩斯!”

 “出来吧!”他说道“请当心你那支左轮手。”

 我在糙的门框下面弓着身,看到他在外面的一块石头上坐着。当他看到我那吃惊的表情的时候,他那灰色的眼睛高兴得转动起来。他显得又瘦又黑,可是清醒而机警,他那机灵的面孔被太阳晒成了棕色,被风砂吹得糙了。他身穿苏格兰呢的衣服,头戴布帽,看起来和任何在沼地上旅行的人完全一样,他竟还能象猫那样地爱护着个人的清洁,这是他的一个特点,他的下巴还是刮得光光的,衣服也还象是住在贝克街时一样的清洁。

 “在我的一生里,还从没有因为看见任何人比这更快活过。”我一边摇撼着他的手一边说着。

 “或者说比这更吃惊吧,啊?”

 “噢,我只得承认吧。”

 “其实并不只是单方面感到吃惊呢。我跟你说,我真没有想到你已经找到我的临时藏身之所了,更想不到你已经藏在屋里了,直到我离这门口不到二十步的时候方才发现。”

 “我想是由于我的脚印吧?”

 “不,华生,我恐怕还不能担保能从全世界人的脚印里辨认出你的脚印来呢。如果你真的想把我蒙混过去的话,你就非得把你的纸烟换换牌子不可,因为我一看到烟头上印着‘布莱德雷,牛津街’,我就知道了,我的朋友华生一定就在附近。在小路的边上你还能找到它呢。毫无疑问,就是在你冲进空屋的那个紧要关头,你把它扔掉的。”

 “正是。”

 “我想到了这点,而又素知你那值得佩服的、坚韧不拔的性格,我就准知道你在暗中坐着,手中握着你那支手,等待着屋主人回来。你真的以为我就是那逃犯吧?”

 “我并不知道你是谁,可是我下定决心要清这一点。”

 “好极了,华生!你是怎样知道我的地点的呢?也许是在捉逃犯的那晚上,我不小心站在初升的月亮前面被你看到了吧?”

 “对了,那次我看到你了。”

 “你在找到这间石屋以前,一定找遍了所有的小屋吧?”

 “没有,我看到了你雇用的那小孩了,是他指给了我搜寻的方向。”

 “准是在有一架望远镜的那位老绅士那里看到的吧。最初我看到那镜头上的闪闪反光我还不清是什么呢。”他站起来朝小屋里望了一眼“哈,卡特莱又给我送上来什么吃用的东西了,这张纸是什么?原来你已经到库姆·特雷西去过了,是吗?”

 “对了。”

 “去找劳拉·莱昂丝太太吗?”

 “就是啊。”

 “干得好!显然咱俩的钻研方向是一致的,但愿咱俩的钻研结果凑到一起的时候,咱们对这件案子就能有比较充分的了解了。”

 “嘿,你能在这里,我从心眼里感到高兴,这样的重责和案情的神秘,我的神经实在受不住了。可是你究竟是怎么到这里来的呢?你都干什么来着?我以为你是在贝克街搞那件匿名恐吓信的案子呢。”

 “我正希望你这样想呢。”

 “原来你是使用我,可是并不信任我呀!”我又气又恼地喊道“我觉得我在你眼里还不应该一至于此吧,福尔摩斯。”

 “我亲爱的伙伴,在这件案子里就和在很多别的案子里一样,你对我的帮助是无可估量的,如<巴斯克维尔的猎犬>
上章 巴斯克维尔的猎犬 下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