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巴斯克维尔的猎犬 下章
第十三章 设网
“咱们终于就要抓住他了,”当我们一起走过沼地的时候,福尔摩斯这样说“这家伙的神经可真够坚强的!当他发现他那阴谋已经错杀了人,面临着本应使人万分惊愕的情况的时候,他是多么地镇定啊。我曾在伦敦和你讲过,华生,现在我还要和你讲,咱们从来没遇见过比他更值得一斗的对手呢。”

 “我感到很遗憾,他竟看到了你。”

 “我起初也这样感觉,可是这是毫无办法的事。”

 “现在他已知道了你在这里,你认为对于他的计划会发生什么影响呢?”

 “可能会使他变得更加谨慎,或许会使他马上采取不顾一切的手段。和大多数有点鬼聪明的罪犯一样,他可能会过分地相信了自己的小聪明,并且想象他已经完全把咱们骗过去了。”

 “咱们为什么不马上逮捕他呢?”

 “我亲爱的华生,你天生就是个急于采取行动的人,你的本能总是促使你想痛快淋漓地干点什么。咱们可以谈谈,假设咱们今晚把他逮捕了,可是这样做对咱们究竟有什么好处呢?对他不利的事,咱们什么也证明不了。这里边有魔鬼一样的狡猾手段,如果他是通过一个人来进行活动,咱们还可以找到些证据,可是如果咱们在光天化之下拉出这条大狗来,对于咱们想把绳子套在它主人脖子上的计划是毫无帮助的。”

 “咱们当然有证据啊。”

 “连个影子也没有啊——咱们的证据只不过是些推测和猜想罢了。如果咱们所有的只是这样一段故事和这样的‘证据’,那咱们会被人家从法庭里给笑出来呢。”

 “查尔兹爵士的死不就是证据吗?”

 “他死得身上毫无伤痕,虽然你和我都知道,他完全是被吓死的,而且咱们也知道是什么把他吓死的。可是咱们怎能使十二个陪审员也相信这一点呢。哪里有猎狗的踪迹,哪里有它那狗牙的痕迹呀?咱们当然知道,猎狗是不会咬死尸的,而查尔兹爵士又是在那畜生赶上他之前死的。关于这些东西咱们都得加以证明才行,可是现在却办不到。”

 “那么,今晚的事难道也不能证明吗?”

 “今天晚上,咱们的情况也没有好了多少。又是上次那样,猎狗和那人的死亡之间并没有什么直接的联系。咱们没有见到那只猎狗,虽听到过它的声音,可是并不能证明它就跟在那人的后面,简直就是毫无来由。不,亲爱的伙伴,咱们必须承认一个事实:咱们目前对全案还没有得出完整合理的结论,任何能获得合理结论的冒险行动都是值得咱们去干一下的。”

 “你认为应该怎样干法呢?”

 “我对劳拉·莱昂丝太太所能给予咱们的帮助抱有很大希望,只要把实情向她讲清就行了。此外我还有自己的计划。

 今天就单管今天好了,何必多虑明天呢?可是我希望明天就能占了上风。”

 我从他口中再也问不出什么东西来了,在到达巴斯克维尔庄园的大门以前,他一面走着,一面沉醉在冥想之中。

 “你也进去吗?”

 “嗯,我看没有什么理由再躲起来了。可是,最后还有一句话,华生。可别对亨利爵士谈起那猎狗的事来,就让他把尔丹的死因想成斯台普所希望我们相信的那样子吧。这样他就能以较坚强的神经来接明天必须经受的苦难了。如果我没有记错你的报告的话,他们已经约好明天要到斯台普家去吃晚饭的。”

 “他们也和我约好了。”

 “那么,你一定得借口谢绝,他必须单身前去,那样就容易安排了。现在,如果说咱们已经过了吃晚饭的时间的话,我想咱们两人可以吃夜宵了。”
<巴斯克维尔的猎犬>
上章 巴斯克维尔的猎犬 下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