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巴斯克维尔的猎犬 下章
第十四章 巴斯克维尔的猎犬
福尔摩斯的缺点之一——真的,如果你能把它叫做缺点的话——就是:在计划实现之前,他极不愿将他的全部计划告诉任何人。无疑的,一部分是因为他本人高傲的天,喜欢支配一切并使他周围的人们感到惊讶,一部分也是由于他本行工作上所需的谨慎,他从来不愿随便冒险。这样常常使那些做他的委托人和助手的人感到非常难堪,我就有过不止一次这样的不快的经历,可是再没有比这次长时间地在黑暗中驾车前进更使人感到难受了。严重的考验就在我们的眼前,我们的全部行动已经进入了最后的阶段,可是福尔摩斯什么也没有说,而我则只能主观地推测他行动的方向是如何如何。

 后来我们的面孔感到了冷风的吹拂,狭窄的车道两旁黑的,都是一无所有的空间,我这才知道我们又回到沼地里来了。期待着将要发生的一切的那种心情,使我周身的神经都激动起来,马每走一步,车轮每转一周,都使我们更加接近了冒险的极峰。由于有雇来的马车夫在场,我们不能畅所言,只好谈一些无聊的琐碎小事,而实际上我们的神经都已因情感的激动和焦虑被得非常紧张了。当我们经过了弗兰克兰的家,离庄园,也就是那出事地点已愈来愈近了的时候,才总算度过了那段不自然的紧张状态,我的心情也才舒畅了下来。我们没有把车赶到楼房门前,在靠近车道的大门口的地方就下了车。付了车钱,并让车夫马上回到库姆·特雷西去,然后,我们就向梅利琵宅邸走去了。

 “你带着武器吗,雷斯垂德?”

 那矮个儿侦探微笑了一下。

 “只要我穿着子,股后面就有个口袋,既然有这个口袋,我就要在里面搁点什么。”

 “好啊!我的朋友和我也都作好应急的准备了。”

 “你对这件事瞒得可真够严密呀,福尔摩斯先生。现在咱们干什么呢?”

 “就等着吧。”

 “我说,这里可真不是个使人高兴的地方,”那侦探说着就打了个冷战,向四周望望那阴暗的山坡和在格林盆泥潭上面积成的雾海。“我看到了咱们前面一所房子里的灯光了。”

 “那是梅利琵宅邸,也就是我们这次旅程的终点了。现在我要求你们一定得用足尖走路,说话也只能低声耳语。”

 我们继续沿着小径前进,看样子我们是要到那房子那里去,可是到了离房子约两百码的地方,福尔摩斯就把我们叫住了。

 “就在这里好了。”他说道“右侧的这些山石是绝妙的屏障。”

 “咱们就在这里等吗?”

 “对了,咱们就要在这里作一次小规模的伏击。雷斯垂德,到这条沟里来吧。华生,你曾经到那所房子里面去过吧,是不是?你能说出各个房间的位置吗?这一头的几个格子窗是什么屋的窗户?”

 “我想是厨房的窗子。”

 “再往那边那个很亮的呢?”

 “那一定是饭厅。”

 “百叶窗是拉起来的。你最熟悉这里的地形。悄悄地走过去,看看他们正在做什么,可是千万不要让他们知道有人在监视着他们!”

 我轻轻地顺着小径走去,弯身藏在一堵矮墙的后面,矮墙周围是长得很糟的果木林。借着阴影我到了一个地方,从那里可以直接望进没有挂窗帘的窗口。

 屋里只有亨利爵士和斯台普两个人。他们面对面坐在一张圆桌的两边,侧面向着我。两人都在着雪茄,面前还放着咖啡和葡萄酒。斯台普正在兴致地谈论着,而准男爵却是面色苍白,心不在焉,也许是因为他想到要独自一人穿过那不祥的沼地,心头感到沉重。

 正当我望着他们的<巴斯克维尔的猎犬>
上章 巴斯克维尔的猎犬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