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步步逼婚:萌凄归来 下章
第489章 宝贝儿,我来陪你(四)
每搬一块石头都抱着穆沐很有可能被困在那块石头下面等着他来救他的期盼心情。

 一次次期盼,一次次失望。

 他又掀开一块大石头,里面的里面还是石头。

 "咚";他双膝跪地,仰头对着天空吼道:"该死的人是我,是我啊。"

 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

 无比珍贵的眼泪从他的眼角滑下,他以为他永远不会有的东西。

 他趴在地上失声痛哭,"是我该死,我该死,我该死。"

 把她从那么爱她的秦宁睿手里抢来却不知道珍惜,一次次伤害她,是他该死,该死的人是他啊。

 "可惜了,没带相机。"

 一个清脆悦耳的声音从他的后方传来,说是可惜,语气里却没有半分可惜的调调。

 反而慵懒的带着一丝嘲讽。

 卢伊凡以为自己伤心过度出现了幻听,他怔了一怔。

 那熟悉的声音又接着道:"卢二少跪地痛哭的视频卖出去估计我下半辈子就不用奋斗的了。"

 这次话语里的嘲讽又浓了几分。

 卢伊凡心跳一瞬间仿佛静止了一样,表情怔怔的,他缓缓直起身子,心情又惊又怕的转头向后看。

 呼吸又一滞。

 女人穿着破烂了的彩T恤,短发漉漉的贴在头上,那张小脸沐浴着晨风,还是那样的明媚,让他眼前一亮。

 穆沐一只手提着一只浑身是血的兔子,另一只手拿着一把小刀,站在与他隔着十多米的山峦上。

 目光慵懒的看着跪在地上忘记了有何反应的卢伊凡,嘴角勾着一抹似笑非笑,和她刚才的语气一样,带着一股子浓浓的讽味儿。

 卢伊凡目光掠过她的表情,移到那只血淋淋的兔子,那把正在滴血的刀,那孤高的小身影。

 但看她那毫无波澜的表情,哪有一点像刚经历过一场浩劫的样子。

 他的脑子里闪过无数个词,霸气霸气霸气…

 此处省略了无数个霸气。

 她总是能带给他不一样的惊,不一样的震撼,不一样的惊喜。

 "穆沐。"被惊喜冲昏了头,卢伊凡站起身,忘记了脚下是形状不同的山石,长腿跨出去,

 脚踩进石里,跌倒,爬起来,跌倒,再爬起来。

 那小小的人儿站在原地一动不动,俯视着连滚带爬朝她这边行来的男人。

 他不再是衣冠楚楚,风度翩翩,他狼狈的像是从什么地方逃荒出来的,透了的衬衫沾了泥土,贴在身上。

 前的纽扣掉了好几粒,出洁白见状的膛,深深浅浅的树枝划痕在他洁白的皮肤上很显眼。

 穆沐敛去嘴角那一抹似有似无的嘲讽,表情变得冷硬。

 她的心情不该再为这个人起伏,他能给你多少感动就会带给你多少伤痛。

 卢伊凡越过一块又一块大石头,就十多米的距离,却犹如隔着千山万水。

 他恨不能一步到那人面前,抱着她,感受到她。

 终于,他攀上了高高的山峦,到了穆沐跟前,双手掌心几乎了一层皮,沾了沙泥。
上章 步步逼婚:萌凄归来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