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狂野女长官 下章
第34章 北
 她会不惜任何代价走下去,沈如一再也不想活在没有"沈瑞"的世界。

 只是,想到那家人,最近一直长伴着她左右的那两个人的少年…

 他们…不会知晓她即将要双手染上罪孽,如一也永远不会让他们知晓!

 在他们眼中,她只是出国做几年"留学生"的季家流年,只是这样!

 如一有时候会想,如果自己真得是季流年多好,可以一直是一家人宠若至宝的甜心,那个单纯软弱的孩子。可,她终究不是,身陷杀戮中那么多年…现在的她,即使披上羊皮,却永远不会失去狼的本

 "小姑娘家家的,怎么不学好?"

 身后突兀的声音打断了如一纷的思绪,回过头来,一个四十岁左右,一身中山装的中年男人,正站在她身后几步的地方,表情严肃的看着她。

 如一轻轻扯了扯角,继续回头抽烟,无聊人士的无聊之言,当耳旁风便是。

 丁裴盯住少女的身影,不由轻轻蹙起了眉头。他是做教育工作的,习惯使然,所以看不得明显还是学生的孩子,如此的不学好。且还是女孩子,尽然在大庭广众下抽烟,忍不住就出了声。

 没有听到男人再出声,如一以为他意识到了自己是在多管闲事,打算还她一个清静。

 可是她显然想错了,下一刻…"你还是学生吧?你这样不学好,对得起自己的父母家人么?"开始语重心长的教育起她来。

 "…"如一有些无语,掐掉烟,转身靠着车壁,似笑非笑的看着他,"与你何干?"言下之意,你未免管得太多了。眼前之人,身上有那么几分知识分子的味儿,配上那张神情严谨的四方脸,俨然一个食古不化,喜欢说教的老古板。

 他的职业,已经昭然若揭。

 中年男人不住摇头,低叹道:"孺子不可教也!"

 如一差点失笑出声,懒得搭理他,又掏出一烟,含在间点燃,故意对着男人吐出一口烟雾…

 "我看你的穿着气质,该是生在教养不错的家庭,你怎么…"男人眉峰紧蹙看着如一。

 "那又怎样?"如一淡淡一笑,"我说这位叔叔,你不觉得自己实在是吃多了,在多管闲事么?"清淡的语气中已然带了丝冷意。

 "…"梗的男人无语以对,转身就走。

 这下,如一总算清净了,完手里的第二只烟,转身回了铺位。

 刚才的这段"小曲"如一转身便抛到了九霄云外,她未料到,没出几,和这位中年男人会再次碰面,还是在季军家的家宴上。

 很快到了站,如一下车一出检票口,就看见停在不远处的吉普车。一个面容俊逸,气质儒雅的中年军装正站在车边,朝着站口涌出的人群张望。

 如一边走边打量中年军装,比家里照片上的样子,看起来要成很多,也英俊很多。季军身上散发出的风度气质,有儒将的风范,和季强刚直严肃的气质简直是两极。

 季军,季家次子,年仅四十四岁。在四十岁时被授予中将,现任B市总政治部副主任,可说是最年轻的省部级干部。子章晓,四十二岁,就职于民政部门,正科级干部。两人育有一子一女。儿子季志风,二十岁,B大二年学生。女儿季雨,十八岁,读高三。

 季军显然看到了人群中的如一,已经朝她走了过来,几步就到了如一跟前,从头到脚将她打量一遍,"让二叔好好看看,嗯…几个月不见,我们年年真是越来越漂亮了。"满意的点点头,笑道。

 "二叔好!"<狂野女长官>
上章 狂野女长官 下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