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狂野女长官 下章
第70章 暗潮(1)
 电梯到了十三楼,穿过楼道,进了房间。当李玄和郑飞羽看到窗下沙发上的如一,眼里连一丝震惊的情绪也无,只是的笑意。走过去一左一右坐在她身边,眼睛眨都不眨,紧盯着她浅笑的脸,看得很仔细,不说话。

 沈朝亮的面前,两个都是二十多岁的人了。此刻,脸上的表情…真像个撒娇孩子,看得沈朝亮抖落了一地皮疙瘩。

 郑飞羽牵着如一的手,一儿掰着她的手指,李玄大刺刺的一头歪到她腿上,直接蜷缩躺在沙发上,"姑姑…姑姑…"一声声喃喃。他有好多话想跟她说,只是话到嘴边,只剩这两个字,这个他无比依恋的称呼。郑飞羽看着他这样,只是很没形象的翻了个白眼,撇着嘴,一脸"你很没出息!"的嘲讽表情。

 这两个昔日的少年,如今已经长成英俊优秀的男人。她细致的打量他们的模样,时光流逝,这般一看,心里倒生出一丝感慨来,像看到自己的孩子般,这样的情绪令如一失笑不已。

 一个云淡风轻,一个清冷傲然,正是轻狂的岁月,多么美好的双十青春韶华。

 "年儿,这次回来还走么?"郑飞羽问,嘴嘟起来。

 李玄目光灼灼,盯着她的

 "嗯,要走。"

 两人同时蹙眉,不过转瞬舒展。

 "我们也要跟去。"郑飞羽一脸兴奋,"好不好?"

 如一笑,眼里溢着淡淡宠溺:"知道我要去哪儿,就要跟?还以为你长大了,学不上了?"几年的分隔,并未让他们之间有点滴的隔阂和生疏,亦如当初。

 "你又不缺钱,还愁这个?"郑飞羽一脸得气怒:"就要跟,就当这几年你音讯杳无的补偿。"

 如一摇头,失笑出声,"想跟就跟吧。"话音刚落,一点着的烟送到了她边,"姑姑,打算去哪儿?"

 "拉普拉斯!"

 这时,门突然被打开,走进了一名三十来岁,身材高壮健硕,肤黑亮,左脸上从眉间一划而下直到颈项,一道狰狞的伤疤,眼神酷寒的男人。可以看见他行走间,左腿是微跛的。可即使这般,也难掩他周身的煞气和冷酷,他走到几前两步处站定,向如一恭敬弯身:"莉丝,人都安顿好了。船停在港口,尼尔留守船上,随时可以起航。"说话时出一口与肤成两极的雪白牙齿,加上狰狞的刀疤脸,越发显得恐怖慎人。

 "嗯。"如一轻应一声,闭眼沉须臾,睁眼看向沈朝亮,目光沉郁,"亮子,人手随你调配,该如何做,知道么?"声音清淡。

 "放心!"沈朝亮点头。她眼底的阴郁那样明显,这就意味着,那些尾巴一个都不留的抹杀掉,包括此时正在他家里,和季家的那个"女人"。

 只是没想到,她会同意郑飞羽和李玄一起去那里。

 "池默,如你所愿,我重新上路。只是,你用尽手段我上路后,是要付出"些许";代价的!"如一心中冷哼。淡淡弯,眼中一片笑意嫣然,转头看向高壮男子,轻道:"洛克,我只要万无一失!"

 "是!"叫洛克的外国男子,立马站直身体,尽是冲如一行了个"军礼"!

 等沈朝亮和洛克出了门,"年儿,这个老外是什么人?"

 "一个退伍军人而已。"她笑着,回答的很敷衍,郑飞羽只是撇嘴哦了一声,知道追问也不会有答案,"那拉普拉斯是什么地方,在哪儿?"这更让他感兴趣。

 如一笑,意味深长:"到了你自然明白。"

 "拉普拉斯"一个忌<狂野女长官>
上章 狂野女长官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