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狂野女长官 下章
第117章 非她不可(4)
 卫含说:"子楚,看你这样痛苦,我知晓如何劝也是徒劳。你何必如此折磨自己,得人不像人,鬼不似鬼。如果想她,就去找她吧,哪怕就远远看着,也好过你这般消沉度。"

 穆子楚何曾没这样想过?只是,远远的看…自己能够忍住,不立刻狂奔过去,将她紧紧拥住吗?

 答案是不能!

 可他遏制不住,疯狂想见她的念头,在心里一次次念叨:"就这样吧穆子楚,哪怕每能偷偷看她一眼也是好的!"于是,他打包了简单的行李,在与她分离两个月后,准备再次踏上那片有她的土地。

 他想好了,守护和观望,将成为他余生的岁月里爱她的方式。

 下了飞机,他直接拦车赶往她住的地方。下了车,他站在楼底下,仰着头往上望,想一眼找到他们并肩而立,眺望城市风景的那个阳台。

 却,眼光太刺眼,刺得他不开始落泪…

 现在这个点儿,他知晓她不在家,所以直接乘电梯来到她所住的楼层。他掏出她给他的备用钥匙,他一辈子也没打算还的那把钥匙,打开了防盗。

 开了门,扑面而来一室清冷,他走进去,家什和地板上一层厚厚的灰,"如一,你有多久没回来了?"穆子楚轻声低喃,"是不想触景伤情,还是…"

 这些想法刚在心里升起,下一秒穆子楚便摇头否决掉了,我的如一不会逃避,哪怕这段感情将她伤得体无完肤,她也会选择直接面对。

 这段痛苦不堪的时,不断盘旋在穆子楚脑海里的那句话,"穆子楚,这辈子我都不允许你爱上别人!"每个字都已经深深刻进他的大脑和心房。

 这是她对他的占有,带着霸道,这成了穆子楚破碎心灵的慰藉。

 放下行李,穆子楚去厨房洗了巾,开始打扫房间的每一个角落,非常细致,彷如件件都是易碎的瓷器。这个茶杯她和他一起用过,还有这个酒杯…这组沙发,她和他紧贴着挤在上面,缱绻亲吻,探索彼此的身体和玉望…

 卧室,书房,仿似每一件物品,都是他和她的甜蜜和涩苦,留下了他们的痕迹。

 等家里纤尘不染,穆子楚坐在沙发上,点燃一支烟,静默的着。再次踏进这个家,他才发现,他把自己想的太伟大了。只是远远守望,怎够?他怎能足?

 光想到她会对除了他以外的男人绽放笑颜,他便恨不得掐死那个男人…

 "哎…"一切都化作一声无力的长叹。

 离开时,穆子楚站在门口,目光几近贪婪地,再次望了一眼整个房间,里面都是她和他的影儿…

 明天就是年三十儿,下午的时候,如一赶回了B市,晚上要和家人吃团员饭的。

 时光如水,可她对他的想念,却只增不减。

 如一很清楚,她和他的这段情不能延续,并不是季家人的错。三个月了,她未归家,也没有下只字片语,就离开了。她知晓他们会担心,可…他们并未寻她,且连一通闻讯的电话也没有。

 如一想,他们是了解我的,知晓我需要时间来平复心绪。

 "志风,你不觉得自己有些过分了?你和东子是什么情?就算有什么事儿东子对不住你了,可你也不能动手不是,还下手那狠!"说话的是许南。

 季志风笑,眼底一片冷寒:"他那办的叫人事儿?用权人,我季家真还就不怕这。"语气张狂,非常轻蔑,带着愠怒。

 这话一出,几人都觉得大条了,东子到底做了什么事儿,把一向不温不火的季志风气成这样<狂野女长官>
上章 狂野女长官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