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狂野女长官 下章
第119章 非她不可(6)
 "哼!"池默冷哼,想讽刺他,却无言以对。[[[[

 ["你这算是默认了?"

 "…"池默依然沉默。

 两匹狼,你来我往,都不撕破脸皮,这事儿,谈妥了。

 唐逸慵懒的拍拍西装上的皱折,起身,带着随从扬长而去。

 唐逸走后,池默心里集聚的狠无处发,一双黑眸里泛着潋滟的毒,狠命的将房间里能触摸得到的东西砸了个稀巴烂…唐逸,这次看在那人的面儿上,我妥协了,但不代表我池默会就此饶了你。[[

 年初五,如一就启程回了驻扎在深山里的部队。

 这个年过的,她在季家呆的也就初一一天。次一早,沈朝亮和李玄备了礼物到了季家,给老爷子和季强刘宁夫拜年,然后接如一去庄园看望早就眼巴巴等着的一干孩子。

 结果,本来是三人行,变成了全家出动。

 孩子们从法国接回B市,住处安顿在郊区了。八十年代末期,Z国刚步入城市大规模扩建,一应是响应国家号召,私人要想在市区内买一块地界宽广的地,很难。

 于是,买地,建房,一开始就选在了郊区,地比较便宜,也好批下来。

 近百亩的荒地,短短几个月便自成一景儿,中西合璧的建筑,花园,小操场,游乐设施一应俱全。庭院里小桥水,木质结构的抄手游廊,假山小林,树青草绿,花开正好的时候,真是如画的风景。

 如一第一次踏进这里,便喜欢上了这个家。

 孩子们接来后,肯定是要入Z国籍的,对于入学和户口的事儿,在偌大的首都,除了钱,关系也不能少。

 如一从拉普拉斯回国后,关于孩子们的事情,只是简略的跟季家人说了。当时一家人什么样的表情都有,可不管什么样的表情,"惊异"是一定的。

 在他们眼里,如一所做的一切事情,往往都是令他们"出乎预料"的,这收养"孤儿"一收就是几十口子,你说能不"惊"!

 如一在失踪前,就和跨过的微软公司有合作,后来失踪归家,又道出在法国经营了自己的公司。虽俗话说,习惯了就好,可他们依然每次都被"惊"到好不好。

 她有钱,花钱如水,对自家人自是没话说,这是公认的。可具体能赚多少钱,公司经营的什么生意,没人知道。她太神秘,就是他们心里好奇死,也都不开口问,因为知道多问无益,她从不会做太多解释。

 所以,在季家,在"季流年"的事情上,大家都养成了长期的"默契",她说什么,做什么,我们看着听着,不能多问。季家的几兄弟,包括季志风和季雨,问如一要礼物,从来都不客气。

 在如一说到要给孩子们转国籍上户口的事情,季志尧主动请缨,把事情一手包揽下来。

 季家人还是头一次见到这些孩子。他们看着面前一张张稚的面孔,却个个小大人儿似的,懂事,有礼有度,又休养上佳,想不说喜欢都难。

 老爷子更是稀罕的不得了,一大家子当晚回去了,季老爷子留了下来,陪着孩子们过了十五的元宵节,才回了季家。天气转暖,这里的风景又好,老爷子也隔三差五的过来小住。

 一晃眼就是几个月,末夏初时节。

 在深山里与世隔绝了几个月,训练考核结束,如一带着部队回了军区的驻扎营地。到了检验成果的时候了,来检阅的除了B市军区的两位司令员,还有其他三个军区的首长。

 说是检阅,就是让战士们将平训练的项目,当众演习一遍,给各位领导们"一眼福。"<狂野女长官>
上章 狂野女长官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