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狂野女长官 下章
第130章 被迫出演狐狸精(5)
 "她有什么好?你和她认识多久?"女孩儿伸出手,指着明显一脸事不关己,看戏表情的如一,眼里的恨意更加深重,"梁在在,我和你在一起两年啊,你对我的温柔体贴,难道都是假的?难道一直都是我在做梦?"声音哽咽,眼泪像断了线的珠子,顺着她白皙的面颊,一颗颗滚落。

 这幅梨花带泪,可怜楚楚的模样,不管是谁见了,都会不由心生怜惜。

 清扬在心里无奈叹气,一个男人变了心,往日哪怕再深情,也都成了过去,无法挽回。何况,这个男人在你身上,从未放过真心,又哪儿来的深情?

 "收回你的手!"梁在在眉蹙的更厉害,声音不是冷淡,而是冰寒。

 "呵呵…"陶冶笑得肩头颤抖,"梁在在,你尽对我如此绝情。"她知道不管自己再说什么,也无法撼动这个男人铁石般的心肠。收回自己的手,脸上激动的神色隐去,"我怀了你的孩子,不管你要与不要,我会生下来。"话罢转身离去。

 包房里的人,神色各异,心思莫名。

 "在在,这下可麻烦了。"清扬小心的望了一眼始终清淡浅笑的那人,"她说的不会是真的吧?"

 其他几人都看向他,等着看梁在在会说什么。

 梁在在心中一沉,面儿上却是浅笑,"这样的戏码,不是女人惯用的手段么,真与假我心里有数。"

 如一心里无奈失笑,又是一个深情错付的可怜女子。

 为何世间女子,一生的爱恨都系在男人身上?

 一个女人,招男人爱,就势必遭女人恨,何其讽刺?是不是但凡女人,爱和恨都要建立在男人身上呢?他们的爱情去向,便是她们的方向目标?

 以他们的所好为依归,轻描淡写的便决定与构造了女人间的织爱恨?

 "对不起,我没想到会牵连你。"耳边传来男人诚恳真挚的歉意。

 如一摇头,"我并未觉得困扰,只是怜惜这样一个深情的女子,情却付错了对象。"话罢将杯里的酒饮尽,站起身来,看了眼其他几位,"你们慢慢玩儿,时候不早了,我该走了。"

 梁在在没有出言挽留,跟着起身,"我送你回去。"

 "不用了。"

 "那好,你路上小心,毕竟喝了不少酒。"

 "嗯。"

 看着包房门关上,梁在在的脸色立马阴沉了下来,视线凛冽如刀,扫过包房里的几个人,"谁告诉她我今晚在这里的?"语气寒。

 韩冰咽了口唾沫,"是我?"

 "你该死!"梁在在捞起面前的酒杯,冲着韩冰就砸了过去,"你他妈脑子里是不是进水了?"

 "在在,你冷静点。韩冰也不知道她会来啊,要是知道也不会告诉她不是?"曾然出声劝道,做和事老。

 梁在在坐在客厅的沙发上,点了支烟,窗外天幕阴沉,雨滴滴答答敲打在玻璃窗上,屋内光线昏暗。淌的雨水顺着玻璃的纹理,被分成道道细,像女人哭泣的脸。

 离他两尺的距离,正坐着一个女人,使劲儿的哭天抹泪,好似有肚子诉不尽的委屈。

 他知晓这是她善耍的伎俩,所以选择视而不见,听而不闻。

 陶冶哭累了,抬头去看一直默不作声的梁在在,努力想要看清他的表情,但他一口接一口的吸烟,脸被淹没在浓密的烟雾中,只看得见很模糊的轮廓。

 她挪了挪身子,靠了过去。手小心地搭上梁在在的手背,"其实…不是你想的那样,这个孩子真的是你的。"声音幽怨而婉转。<狂野女长官>
上章 狂野女长官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