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狂野女长官 下章
第131章 独特的浪漫方式(1)
 望着他美得令人心醉的侧脸,陶冶在心底衡量,她难道错了吗?

 不,她怎会错?

 人是忠实于玉望的生物,玉望是一种本能。一旦衍生出来,便会成为无止境的贪婪。或许,这个理由太过堂皇,却也真实啊,也许她本来就是玉望和野心极强的女人,不愿甘于平凡。

 长久的沉默之后,陶冶开口,"我不再纠你梁大少…你要如何打发我呢?"声音非常平静。

 梁在在沉沉一笑,冷冷道:"你真是个贪得无厌的女人。"

 "呵…"陶冶似笑非笑的扬眉,"我最美好的两年韶华给了你,我的初夜也给了你,我曾经为你堕了胎,我曾经也爱你若狂…如今,红颜未老恩已断,要求些回报和补偿,不是理所当然么?"

 "我会给你一个满意的字数。"

 "那谢了!"话罢,陶冶翩然起身,步伐优雅地离去,"哐当"一声后,门扉还在颤动。

 梁在在又点了一烟,转头望着那扇窗户出神,在心里长长的松了口气。

 从本质上来讲,梁在在就属于万丈红尘中"坏透了"的孽障一枚。心肠难断、胆气在外、城府在内、毒由心发,浑身都裹着妖气儿。

 自轻狂的青葱岁月一路走来,眼里容不下道德三观,没有底线束缚。千钟栗,黄金屋,颜良玉,宝马香车,皆是繁华盛世中的一景儿而已,他只需于世,肆意快活打发时便罢了!

 "这世界本就疯狂,他疯狂而活,是顺应天意!"这是梁在在的座右铭,自创的。

 王朝夜宴包房里,低沉暧昧的灯光下,清扬指尖儿夹着烟,抬眼望着梁在在,"事情解决了?"

 梁在在点头。

 "那你接下来打算怎么办?"清扬问。

 梁在在笑,语气有些无奈道:"说实话,我对她真还有些束手无策。"

 珞瑜吐了口烟雾,眼同情的看着他,揶揄道:"咱们梁大少也有这时候?"

 梁在在喝了口酒,"人你们也见过了,你们觉得在她面前,什么法子好使?"语气怅然。

 "要我说啊,什么都不顶事儿。"曾然推了推他道:"在在,别怪哥们儿说话不好听,别到头来竹篮打水一场空。"

 "说什么呢?"清扬瞪着他。

 珞瑜笑起来,"曾然,你丫嘴怎么这么缺德,这不是诅咒在在吗?"

 梁在在晃晃手里的高脚杯不说话,想起那双看着自己的眼,总是带笑的,里面却淡的无以言说。仰头一口喝完杯里的酒,他站起身来,"死心死心,总要撞了南墙才能死不是么?"

 留下这句话,他抬步离开了包房,留下面面相觑的几人。

 "吱啦…"车胎与地面剧烈摩擦,发出一连串尖锐刺耳的声音。

 一辆M式最新款军用吉普车,以最狂野的姿态冲进军区总院,车轮在坚硬的水泥地面上,拉出一道嚣张的圆弧状轨迹,带着胶皮烧焦的味道,直直窜向院子里的一颗大槐树,就在所有人都以为车会撞到树上时,却嘎然而止。

 下一刻,连车门也不开,一身作训服,脸上涂着油彩的高挑女子,身姿轻盈的从摇下挡风玻璃的车窗斜斜划出,悄无声息地落到地面上。她手里拎着一支狙击步,间皮带上还倒着两支大口径手,一把军用砍刀。虽全副武装,却依然不影响她敏捷如豹的身姿。

 这样的场面,落在平常人眼中,肯定是震撼的。可等在医院大门口的几个战士,却是早已见惯不惊了,一个个笑出一口白牙,看着她信步而来。
<狂野女长官>
上章 狂野女长官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