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狂野女长官 下章
第180章 大结局(4)
 曾经对她的伤害已经无可挽回,他不曾后悔。因为他和她有了这辈子也无法斩断的羁绊,融入和他和她血脉的孩子。

 只是,他的不足,不甘心,却益剧烈,折磨着他的身心。

 "能谈谈吗?"霍东成收回手,眼神真挚地望着如一问。

 如一微微蹙眉,沉默了须臾,"好!"转眼看向唐逸和简澈夜,"你先去,我晚点儿到。"

 上了霍东成的跑车,疾驶上路后他拨打手机,"我离开一下,晚点到。"挂了电话他转眼望着如一开口,"你真的不在乎孩子的想法吗?"

 "…"如一沉默,视线绞在车窗外,路况还算熟悉,虽然不知他会带她去哪里。

 "你是孩子的亲妈,就不为他的将来想想?"霍东成知晓,孩子只是他想挽留她的借口,一切只是他的垂死挣扎。

 如一笑而无语。

 霍东成一怒极,"除了沉默,你…"话未说完没音儿了。

 "好,"如一收回视线看向霍东成,"你想让我说什么?"

 他嗤笑出声,笑得苦楚,笑得无奈,张了张嘴,最后还是忍气回腹,一只手肘搁在车窗外,脸微别过去,冷冷出一抹弧度,还以为自己真的修炼成金刚不坏之身,再也没有火,原来那个自己不是在她的面前。

 仿佛从心底最深处渗上来一丝难言的苦涩和痛楚,眼角余光里,是她柔和隽秀的五官,神色自如中似笑还含,神情引人致命,大概任何一个男人见了此时此际的她,都会抵挡不住那异样魅力,直看得霍东成心内柔肠微微百转,怔怔然移不开视线。

 车子驶入地下停车场。

 到了六十六楼,刚出进门他的电话响起,随口和她道,"你先坐。"话罢,人已走到窗边讲电话。

 入目的视野非常开阔,感觉上象一眼望不到尽头。仔细一看才明白那奇特感原来来自于设计,舒适空间内没有任何作间隔用的白墙,不管是客厅,书房还是餐厅和厨房,全是以幻彩璀璨的琉璃砖艺术造型巧妙地分隔出完整区域,半开放式的卧室里一张大依着玻璃幕墙放置,入门瞬间视线穿透玻幕溶入夜空,灯亮后玻幕如镜,更把房中一切原形折使空间放大不止一倍,影影幢幢使人觉得看不到尽头。

 如一在沙发上坐下,背靠沙发背阖眼假寐。

 浅浅的呼吸拂在她耳际,一声惆怅的轻叹轻得她几乎听不见。她屈起手臂抵在两人之间,抬眼上他的双眸。

 "告诉我,为什么?"她静默,然后声音和发丝一齐低了下去,"答案你一直知晓不是吗?"

 "是啊,我一直知晓。"霍东成呢喃着这句话,是你太残忍还是我太认真,如果爱情可以瞬间忘记,我又何苦那么的爱你。

 窗外,华灯璀璨。

 屋内,隔着茶几,她和他一站一坐,沉默啜饮。

 离她愈近,口的酒气就愈发浓郁,密密的酥麻感自肌理弥散到心间。

 这样的夜,如此的月,他只浅酌了几杯就已微醺。

 "霍东成。"她微笑着打破长久的沉默,唤他的名字。

 这一刻,他已沉醉。

 深深凝着倚窗而立浅酌的人儿,霍东成面色如昔,却,微颤的指尖还是了他的心情。

 "年儿,"他恋地唤着,走到她面前低头亲吻她的发顶。

 如一含笑对上他的视线,用眼神意识他坐。

 角不由弯起,霍东成挑了挑眉,眼中溢温柔:"你居然没有拒绝跟我来,真是令我意外。"<狂野女长官>
上章 狂野女长官 下章
>